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影

极品仙农第三百七十章龙骨节能

2020-10-30 来源:太原娱乐网

极品仙农 第三百七十章 龙骨

别名陆虎遗生、生龙骨、煅龙骨、五花龙骨、青化龙骨、花龙骨、白龙骨等。{为古代哺乳动物如象类、犀牛类、三趾马等的骨骼化石。龙骨性味甘涩,平。据《药性论》记载,入药可“逐邪气,安心神,止冷痢及下脓血,女子崩中带下,止梦泄精,梦交,治尿血,虚而多梦纷纭加而用之。”

――

据“微观仙道学”增篇章“悟道篇”所述,细胞的存在意义就是分享,将其储存的知识以某种形态传承下去。细胞会根据外界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当外界环境恶劣时,细胞会选择永生,当外界环境适合时,细胞会选择繁衍。

意志的存在意义就是控制,将决定达到某种目的而产生的心理状态以语言或行动表现出来。意志也会根据外界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当外界环境恶劣时,意志会选择坚强,当外界环境适合时,意志会选择放纵。

若单从理论角度来看,细胞与意志在本质上是有相同之处的,二者结合应该是事半功倍,但在实际中,二者结合往往会因为时间、情感、环境等其他一些因素而产生截然相反的效果。

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背负仇恨的落魄之人,因为所处环境很恶劣,所以身体也不会太好,面黄肌瘦,骨瘦如柴,但他的意志却很坚强,为了实现目标,常人难以忍受的事情他都能忍受。倘若站在某个时间节点上看,细胞与意志实现了完美结合,创造出了一个“超越一般人类”。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细胞与意志却开始背道而驰。

落魄之人若是年轻。身体条件虽然不怎么好,但生机还算旺盛,二者结合以后会产生“顽强的活下去”的念头,可落魄之人若是上了年纪,身体条件加不好,生机也开始走下坡路,但意志却依旧那么坚强,甚至是加坚强。二者结合以后会怎样呢?还会是“顽强的活下去”吗?

答案是否定的,绝大多数人在这种时候会选将意志传承下去,老子传儿子,儿子传孙子,一代传一代,直到某个子孙突然咸在人物界面的装备格里鱼翻身,获得了可以改变所处环境的机会,从而一举发展壮大,终实现报仇雪恨的目标。反之,一个得志之人。当身体达到巅峰状态,意志被限放纵。其终目标还会是繁衍后代吗?恐怕不会,绝大多数人在这个时候则开始追求永生,妄图把巅峰状态一直保持下去。

环境恶劣,身体虚弱,意志坚强,选择繁衍;环境良好,身体强壮,意志放纵,选择永生。现实的结论足以证明,两者之间存在着某种微妙的平衡关系,而对于修炼者来说,修炼过程既是进化过程,身体变化超乎想象,想达到平衡,意志也必须随之而变,所以就要加深对时间、情感、环境等因素的感悟和经历,这便是所谓的“悟道”。

就目前来看,对环境感悟深者毫疑问就是李良了。他以农入道,因机缘巧合开创“微观仙道学”,以其精辟论断解开了众多谜团。

当然,李良入道的这个“农”并非如古道那般“尝尽天下百草,品阅世间珍奇”,而是以“农”为起点,探寻天地灵气之起源。两者相较,前者虽然伟大,但明显要逊色于后者,所创下的两部巨作“古道宝典”与“微观仙道学”,也像是物种百科与基础学科数理化,不可同日而语。

百合静静地站在海岸边,听着波涛一次次拍打岩石的撞击声,脑中反复思量着。距离答复李良的截止时间仅剩下三天了,在过去的近三月时间里,一个月守着他发呆,两个月守着海发呆,除了发呆就是发呆,根本法下定决心。

那天晚上,李良对她们四女提出请求“携起手来,好好地把情仇爱恨经历一番”,而考虑到李大仙农喝多了,还嗑了药了,神智可能有些恍惚,说出来的话可能未经过大脑仔细考虑,所以对四女的答复时间放宽,凡是在三个月内有明确说法儿的,日子继续过,否则离婚。

随后,他用了整整七天的时间,写下了“微观仙道学”篇章“悟道篇”,分别赠予四女,并附上寥寥数语。“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既选择,不后悔,埋怨。”

他写的这几句话倒是简简单单,可是做起来又何其难也。远的不说,就说这“不后悔,埋怨”,四个女人打麻将都能打出火药味儿来,不后悔埋怨又怎么可能?何况,她们四个可是“虚天大陆”顶呱呱的大能修士,谁没有点故事,若是嫁你李良之后就只能不后悔埋怨,那不是开玩笑嘛!

于是乎,四个女人都沉寂了下来,反复思量其中利弊,反复思量该不该答应李良。直到一个月以前,芙蓉先打破沉寂,以大畏精神签下“婚”,成为李良名正言顺的妻子。其后三日,茉莉不甘示弱,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以正妻身份签下“婚”,步了芙蓉后尘。

其后又过半月,薄荷突然“酒后发病”,大半夜的钻入李良房中,又是哭又是闹,足足折腾了半个晚上,这才以增加两条附则为条件,勉勉强强签下“婚”。其两条附则的内容分别是李大仙农不许娶小五和对所有妻子必须一视同仁。

现如今就剩下百合一人没有答复李良了,至于是一下子把他的四个指标部用完,还是给他留下一个空编备用,在于百合的一念之间了。

“怎么,动心了是吗?”不知何时,百合的身后多了一名女子,黑衣罩身,黑纱遮面,同样静静地站着观海,同样听着波涛一次次拍打岩石的撞击声。她见百合脸色突然一变。似下定什么决心。不禁心中一动。开口问道。

“嗯。”百合轻轻地点了下头。

“哼哼,没想到时至今日你还是这般糊涂,看来是苦头吃的还不够多,身心折磨还不够重呀……”黑衣女子冷哼两声,阴霾地说道。

“他不同的。”百合沉吟片刻,轻声叹息道。

“不同?有什么不同?当年我极力劝阻与你,让你莫要信那仙祖,可你呢?倒是也说他不同来着。人跟了他,本命灵躯也给了他,结果呢?哼,让人家炼制成了法宝,还说什么你的木灵气充盈比,为他捐躯就是永远爱他,是永恒爱情见证,哈哈……,若不是我从旁提醒,让你保留了一丝清醒。没有将那秘密告诉于他,使他炼制法宝失败。只炼制出了一个半成品,让你我逃过了一劫,恐怕真的要跟他相伴永远了!”黑衣女子怒极而笑道。

“当年我年幼知,误信了他,是我眼拙。”百合咬了咬樱唇,脸色很是难看地说道。

“年幼知?那青云子呢?玄宗老祖呢?玄冥剑仙呢?还有那位神农子,也是年幼知吗?当年七大圣祖内乱,你因灵躯受损而法倾尽力,仙祖便将你的神魂从‘仙祖鞭’中摄出,镇压在‘玄天玲珑塔’内,呵呵,要说起来,他此举倒是帮了我们一把,让我们彻底摆脱了灵躯的束缚……”黑衣女子闻言高声咆哮起来,那愤怒的吼声震的海岸一阵乱颤。

“天意难测,你又何必旧事重提?”百合回头看了她一眼,想了想说道。

“哼,我倒是不想提,可你一次又一次的犯错,一次又一次的泥足深陷,害得我也跟你一起受苦。”黑衣女子鄙夷的白了她一眼,冷言说了两句,猛然间又想起刚才的话题,便又接着说道:“青云子因练功走火入魔而被镇压在‘玄天玲珑塔’内,受那阴阳极火灼烧之苦,你同情于他倒是情有可原,但他出塔之后痴迷飞升,你依然不离不弃,那就是你傻!后怎样?他求你帮他抵挡天雷,他求你助他飞升,可当天门开,他理都不理你,直接冲天而去,活该他被煞雷劈死!”

“他是急于求成,反被心魔利用……”百合幽怨的回想着往事,淡淡说道。

“到现在你还护着那个种忘恩负义的人,真是蠢到家了!”黑衣女子跺了跺脚,咬牙切齿的说道。

“人都死了,还骂他作甚?”百合摇了摇头,轻柔地说道。

“哼,你是大善人,我是大恶人,这总行了吧!”黑衣女子愤恨地瞪了百合一会儿,随后叹息一声,阴阳怪气的冷声说道:“哼,人家忘了你的恩,忘了你的情,你却毫不介意的为人家树碑立牌坊,还向世人宣称他飞升上界了,啧啧,瞧瞧你多伟大呀!”

“我,我不过是不想让他的万年声誉毁于一旦罢了……”百合被她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好半天才结巴地争辩道。

“你如此为他,他又是如何待你的?哎,你呀,就是太单纯了……”黑衣女子走近几步,与百合并肩而站,目视浩瀚大海叹息道。

百合沉默了。是啊,自己太单纯了,经不住几句**之词,仙祖、青云子、玄宗老祖、玄冥剑仙、神农子……,细数下来,所阅之人哪一位不是才智卓绝之辈,哪一位不是显赫一时的人雄,反倒是李良这位极品仙农,相较之下却是弱了许多,但当“微观仙道学”传扬开来,怕也相差几,此种情况下选择委身于他会怎样呢?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呵呵,不过要说起来,这位极品仙农还真的有些不同呢……”百合正在犹豫彷徨,身旁的黑衣女子突然“扑哧”一笑,娇笑道。

“你,你不是说他们都是一样吗,怎么,怎么又不同了?”百合有些迷糊了,刚才咬牙切齿地劝她别往坑里跳,怎么现在又突然改口了,到底什么情况?

“以前那些人在知道我们是灵族异类以后,都像是供奉祖先一样把我们供着,根本不敢动我们分毫,可他,呵呵。他却想着。想着晚上那个。还,还要加动作……”黑衣女子沉吟片刻,有些腼腆地轻声说道。

百合闻言玉容“腾”的一下红如大灯笼,李良的那些污言秽语和好色表情立刻从记忆中翻腾而起,其火辣辞藻和羞涩场面烤的她浑身一阵滚烫。

“呸呸呸,你提这些作什么?”

“作什么?你别忘了,他可是我们的第一个男人哎就说明车手的能力有了很大提升。!”

“那,那又怎样?”

“不怎么样。只是让你好好考虑,怕你选错了。哼,你我虽是一体,但本源和真魂皆是以你为主,我的话你听与不听根本就是用的,说了这么多还不是为了你好?”

“你,你一会说不行,一会又说行,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选了……”

“那就让他选好喽!”

“他选?他怎么选?”

“我记得他曾说过什么试婚,呵呵。不知道试婚是怎么样的一个试法,听起来倒是不错……”

……

两日后的晚上。“青岩镇”军营内,同样的豪华酒宴,同样的开怀畅饮,不管是刚刚赶到此地的“五虎大将”中另外四虎,还是投降或加盟蜀国未过多久的“七雄猛将”,除了李良到现在还在抱了傻牛儿的脑袋拼命摇,拼命狂喷,其余人等或是直挺挺地让人抬了出去,或是早早告罪而去,反正就剩下他们了。

“傻牛儿哇,你说我的命咋那么苦呢?上辈子谈他娘的狗屁恋爱好悬没给我谈精神崩溃喽,这辈子又他娘的来了个试婚,你说我招谁惹谁了?”三了,人都走光了,他这位公认的“酒仙”依旧在喝,侍卫们实在等不起了,都回去睡了。

“呜……”傻牛儿翻了翻白眼,证明还有口气儿。

“哎,贱呐,真贱呐!本来媳妇们都挺乖的,是不是,听话了,不折腾了,该知足了,可非他娘的贱皮子,玩什么试真心,结果好了吧,试出来个试婚,靠的来,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活该!”李良丢下傻牛儿的脑袋,深深地叹了口气,随后瘪了瘪嘴,愤愤骂道。

“呜……”傻牛儿艰难地砸吧下嘴,从牙缝里传出一声低不可闻的呻吟。

“还是哥们儿你好哇,就一个冬笋,咋摆弄咋是,再瞅瞅我身边这四个娘们儿,一个比一个鬼,一个比一个凶,我这头刚想出道道儿要振一振夫纲,她们那头就他娘的给我挖坑设套,想翻身都没机会,哎……”李良照着他的脑袋没深没浅地拍了两巴掌,打的他半边脸立刻红了一大片。

“呜……”傻牛儿已经不知道疼了,仅存的只是虚弱的呼吸和低不可闻的呻吟。

“傻牛儿哇,你说,你妹子要是跟你一样傻该有多好,那三个娘们儿要是跟你一样傻该有多好,我的生活该他娘的有多幸福。再瞅瞅现在,成天跟她们耍心眼,成天得琢磨着变花样,想要上个高难度动作都得做好几天思想工作,我容易嘛……”李良委屈万分地摸摸眼睛,可惜没有眼泪。

“呜……”

“傻牛儿哇,你够意思呀,陪我练拳,陪我喝酒,明知道打不过我喝不过我还陪着我,讲究哇……”

“呜……”

“傻牛儿哇,不是哥们儿不仗义,不给你整药吃,实际上都是为你好哇。这练武功跟修仙都是一个鸟儿样的,吸纳外界的能量为已用,急于求成只会损伤经脉刺激精神,轻则变精神病,重则变植物人,整不好还会出人命的!所以能不吃药就别吃,为你好哇……”

“呜……”

“傻牛儿哇,这样吧,明天给你整两颗‘增元丹’吃吃,补药就算了,活的时间长点也挺好的,还能跟媳妇多嘿咻嘿咻。不过也不知道练武功有没有壮阳效果,万一要是没有,你俩的寿命又整的挺长,业余时间很难消磨呀……”

“呜……”

“算了,就这么定吧,大不了再给你俩整本儿阴阳互补的闺房秘术练练,正好我也想研究研究……”

“呜……”

“傻牛儿哇,你别光呜呀,倒是给个准话呀!我靠,你咋吐白沫了?哎,眼睛咋这样了,脉搏也没有了,不会真喝死了吧?来人呐,救命呀,力士队长喝酒喝死啦!……”未完待续。。

七台河看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孩子消化不良怎么办
中山哪里治疗白癜风
友情链接
太原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