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壮士荆轲在易水河边唱了一首风潇潇兮易水寒节能

2020-10-30 来源:太原娱乐网

壮士荆轲在易水河边唱了一首“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以去兮不复还”的悲壮之歌后,告别了太子丹,带着他的随从秦舞阳,坐上马车,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燕国,他要去秦国刺杀秦王赢政。走出不远,他才发现他们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于是他对秦舞阳说:“秦武士,我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秦舞阳一愣:“什么问题这么严重?”

“我们忘记带钱了。”荆轲说

“哦,是这么回事,”秦舞阳松了一口气:“没那么严重,我这里有些钱,这些钱原来是准备还酒店老板的。我多次在人家酒店喝酒,一直没给人家钱,这次去秦国前准备还上,可是酒店关门了,找不到老板,所以这钱我一直带在身上。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说完他从包袱里拿出了一些钱来。

荆轲看了看,摇了摇头:“秦壮士,看来你真的没有出过国,不知道这钱是怎么回事。”他指了指包袱里的钱说:“这些钱币是燕刀,基本上只能在燕国流通,到了外国就不行了。”

“为什么?”秦舞阳不解地问。

荆轲解释说:“钱,分为上币和下币:上币是黄金,这东西在哪里也好用,是标准的硬通货。下币是铜币,流通起来就不方便了,各国都有自己的货币,是否能在别国流通主要看这个国家的经济实力了。经济实力强大、商业贸易发达的国家,它的货币就硬,流通性就强,否则就不好用了。”

“那么我们的燕刀到外国为什么就不能用了呢?”秦舞阳不解地问。

“燕国势力太弱了,是七国中最弱的,钱币自然也就是最软的了。在七国中比较硬的货币主要是齐刀、楚铲和秦半两几种,主要是这几个国家经济势力强,国土大,燕国哪能和他们比呢。发现马路边躺着一名女子。所以,你的这些钱,在外国只能当废铜卖。”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秦舞阳说:“要不我们先回去。让太子丹给准备多一点的钱。”

“不,”荆轲坚定地说:“易水河边我不是唱过‘壮士一去不复还’吗?如果回去,我还算什么壮士?”

“我们无论干什么都离不开钱呐。”秦舞阳说:“不是人家说过:‘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我们还要吃饭、住旅馆、车马维修等等。”

“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看一步吧。”荆轲无可奈何地说。

那拉车的马也似乎听懂了他们的话,脚步也沉重起来。

这时荆轲的心情糟糕透了:怎么搞的,什么事情都想到了,带剧毒的刀子、樊于期的脑袋,还有燕国的地图什么的都考虑的一点漏洞也没有,单单忘了带钱。想到这里他又在心里埋怨起太子丹来:虽说燕国并不是经济实力强大的国家,可这次恐怖活动也用不了多少资金,也不会使燕国的财政伤筋动骨,即使伤筋动骨,太子丹也会在所不惜。看来他也是将这个既简单也重要的问题疏忽了。我疏忽了怎么你也疏忽了!什么叫“百密一疏”,这次我知道了它的含义了。

他们再也没说话,随着沉重的马蹄声,向着夕阳方向走去。

刚离开燕国不长时间他们疏忽的后果就显现出来了:先是住店住不了了。拿出燕刀币来,旅馆的人一看就纳闷,问:“这是什么东西?”荆轲解释说:是货币,也就是说是钱,是燕国的钱。人家根本不买帐:我们没见过这种钱,谁知道是不是 。再说了,就是真币,那应该执行什么样的兑换比例。比如说,我们的店一个房间一天的价格是十个铜板,折合成那个什么燕刀,应该是几把?

没有办法,就只好睡在马车里吧。马车再好是个交通工具,用来睡觉的感觉并不好。如果说睡觉的问题还可以糊弄的话,吃饭的问题就糊弄不了了。进了饭店,拿出燕刀来,人家一看马上很明确地告诉他们:爱哪去哪去!连续几个饭店都是如此。肚子实在不能忍受了,他们就想出一个“赖”办法。进了一个店家后先不问这钱能不能用,而是先吃饱了再说。两人放开肚皮饱餐了一顿另一种是改造环境。正如剧照里面的这句话——恐惧让你沦为囚犯,然后才拿出燕刀来付款。人家当然不要。但我们就这钱,爱要不要,扔下几把就走人。店主岂能容忍,上前揪住不放,双方动起手来。荆轲和秦舞阳是谁?一个是天下独步的剑客,一个是杀人不眨眼的青皮。荆轲还没来得及动手,秦舞阳比划两下子就把店里的几个小伙计整趴在地上了。店主人一看不得了,马上找人去报官,他们两人上车就跑。

跑出城后,秦舞阳说:“这个办法还真能解决问题。”

荆轲说“这办法虽然暂时解决了肚子问题,可不能老用啊,要知道,我们是来干大事的,千万不能让这些小事纠缠上官司而耽误了大事。”

秦舞阳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燕刀不能当钱用,可是它们都是铜的,这一点假不了,于是他们找了一个冶坊,将燕刀币卖了铜。实际上,货币是个价值符号,它代表的东西和它本身材料的价值远不相等的。秦舞阳的一堆燕刀换回来的没有多点秦币。而这点钱转眼就被他们用完了。

等他们再饿了的时候,只好敲开一个人家的门,希望人家能给借个宿并提供一些食物。但很快发现这个办法也行不通。秦国和其他的国家不一样,当年商鞅变法时就有明文的法律规定:户家不准私自接纳外人食宿,违者严惩。这项法律到现在还在生效。他们连续走了几户都是这样。走到第十一户的时候,好不容易有一个老者给拿出了几个馒头和几片咸菜,但坚决不敢留他们住宿。

那老者还摇了摇头,纳闷地咕哝了一句:“坐这怎么好的车,还要饭吃?怪了。”

这句话虽然使他们尴尬万分,却提醒了他们:车马还可以换钱。车是可以卖的,虽然燕国经济实力比秦国差得远,交通工具也没有秦国宫廷的豪华,但这车是太子丹给的,毕竟是王室的东西,比起秦国民间的车子要好得多,能卖个好价钱,而且秦国有钱人也多。他们判断的不错,很快他们就找到了买主,而且价钱也很客观。马是不能卖的,因为他们还需要它,拉车的两匹马,每人骑一匹,只是他们就不如坐在车上舒服了,带的那些东西就得驮在马上。

他们有钱了,有不少的钱,这些钱足可以使他们顺利完成任务。为了稳妥起见,他们要的是黄金,是一些分割很小的碎黄金,黄金体积小,携带方便,但是也有一些不便,就是价值太高,找零不太方便。不过这也问题不大,走到哪里可以随时兑换成需要的货币。为了安全起见,把金子分成两份,两人各带一份。

一路上,他们住宿住在最豪华的旅馆,就餐时看见什么好吃就吃什么。因为他们明白,这次执行刺杀秦王的任务,无论是否成功,绝对不存在回来的可能性。没有钱不行,可钱多了也没用。

钱的问题解决了,他们的行动也就快了,不几日就来到了秦国的首都咸阳。咸阳毕竟的大国的首都,确实要比燕国的首都蓟城繁华的多了。咸阳城很大,人也很多。正因为秦国势力强大,所以经济也很发达,东南西北,其他国家的商人行客云集这里,行商坐贾满眼皆是。街两旁酒肆、布店、钱庄、药铺、茶楼、水果摊、百货行等等,一家挨着一家。街上还有些唱曲的,杂耍的、无事溜街的等等,当然,也有乞讨的。大街小巷,熙熙攘攘。一进咸阳,秦舞阳的两只眼就不够用的了。他是第一次来咸阳,看什么都新鲜。荆轲不一样,他一生飘泊在外,浪迹天下,几乎没有不去的地方,世面见得多了,象齐国临淄,赵国邯郸也不次于咸阳。所以来到咸阳他也用不着大惊小怪的。不过他看见秦舞阳那好奇劲,不由地暗暗嘲笑他:这小子整个一个土包子,没见过什么大局面。当然他没说出来他首先要做的是进住官舍。于是顾不得观察咸阳这些年的变化,立即驱马到了秦国的官舍。

官舍和普通的旅馆不一样,它是朝廷办的,主要是接待外国使节的地方,也是在外任职家眷又不在京城的本国官员来咸阳办事或开会的下榻之处,所以条件比较好,离王宫也不算很远。不过秦国的和其他国家不太一样,他的朝廷官舍和外地官驿是要收费的,这一点使别国的使者很不能理解。其他国家,外宾来了住官舍都是免费的,以表示友好,但秦国不这样做,那怕你是国王呢。别国对这件事很有意见,但秦国就怎么做。正因为如此,有些国家对秦国采取了对等的态度,他们的官舍和官驿,对其他国的来宾免费,惟独对秦国的来宾收费。当然,荆轲二人来,也要付费,不过他们并不在意,因为他们有钱嘛。

秦国的接待人员安排他们住在官舍的一个小院里,小院里有三间正房,中间是堂屋,两边两人各住一间。院子东侧是马棚,西侧是下人住的,他们这院只有一个下人,还是个男的。院子里有几棵树,叶子快掉光了,好象是柿子树。官舍里有餐厅,吃饭当然要付费,如果不在餐厅吃饭,也可以到街市上的饭馆里去,反正都是一样的交钱。

宿舍安排好后,荆轲马上和丞相府联系秦王的召见事宜,丞相府告诉他们:这事不归丞相府管,让他们到中车府去,因为中车府是管内务和外交的。荆轲和秦舞阳又去了中车府。接待的是一个小头目,荆轲把燕国的牒案和太子丹给秦王的信札一并交给了小头目,并且进行了登记。登记完备,荆轲向小头目辑了一揖:“务必请先生马上交给秦王,我在官舍等候。”

小官吏没说什么,只是礼节性的还了一揖,那表情还是有点怪。

文牒、书札送上去了,他们两人回了官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等着秦王召见了。可连续几天,也没有等到消息。他们也不敢离开官舍,怕一旦秦王召见时找不到。又过了几天,还是没有音信。荆轲派秦舞阳去打听,中车府那边只说是秦王很忙,还没有排上议程。百无聊赖,荆轲每日看看书,打发时间。秦舞阳在院子里捉到了几个蟋蟀,而他也正是斗蟋蟀的高手。他找了罐子,拿着个草棒挑着蟋蟀斗。官舍餐厅的饭菜刚开始还觉得差不多,可每天样式重复就腻了,他们就上街吃饭馆,反正吃饭的时候秦王也不会召见。荆轲看看书,也到院子里做一做体操。剑是不能够舞了,他怕别人看出来他是一名高超的剑客。可秦舞阳就不行了,蟋蟀斗的时间长了也就没意思了,这样下去会憋出病来。于是他提议到街市上去看看。

一开始荆轲不同意他出去,因为他担心一旦秦王召见找不到人,二是秦舞阳这个人很野,他亲眼看见他在燕国首都蓟城的大街上眨眼的时间就连续杀了三个人,绝对是个惹事的主儿。他怕这个主儿在咸阳也和在蓟城那样撒泼,给惹出事来影响了他们来秦国的大事。可经不住秦舞阳的死缠硬磨,也就同意了。但给了他“约法五章”:不打架,不喝酒,不泡妞,不管闲事,按时回来。秦舞阳很痛快地答应了。

秦舞阳没有毁约,在吃饭的时候按时回来了。他还带了一点黄金去兑了些秦币做零花钱用。秦舞阳上了一趟街开了不少眼界:宏大的秦王宫殿,宽阔的大马路,南来北往的各国行人,还有许多五花八门的事情。有他明白的,也有不明白的。秦国的文字弯弯钩钩的他也识不得几个,但有时还能勉强认得一个半个的。

“荆大哥,问你个事。”秦舞阳和荆轲相处时间不短了,称呼也由荆壮士变为荆大哥了。

“什么事?”荆轲仍在看他的书,头也没抬起来。

“‘娃馆’是干什么的?”

“什么?”荆轲眼睛这才离开了书,盯着秦舞阳问

秦舞阳说:“我今天到街市去逛,看见有几个门头很象样的地方,面额上‘娃馆’两个字,时有人进出,有人迎送,但这些营业场所看起来不象是酒店、茶馆或者当铺什么的,我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荆大哥走南闯北,经多见广,想必是知道的了。”

“哦——”荆轲笑了:“你说的是‘娃馆’啊,‘娃馆’就是妓院,在燕国那地方也叫‘窑子铺’你到那里去干什么?”

“我没进去,只是不知道是个什么地方。”说到窑子铺,秦舞阳的精神头上来了,在燕国时候,窑子铺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不知道秦国的娃馆的女人怎么样。他问荆轲:“荆大哥走的地方多,这秦国的女人比燕国的女人怎么样?哪里的女人最好?”

荆轲见秦舞阳说起女人来了兴奋劲,也索性放下竹简侃了起来:“你说哪里女人好这我说不清楚,因为每人有每人的爱好和兴趣,衡量的标准不一样。吴越爱吃鱼,韩魏爱吃肉,你说鱼好还是肉好?同样是肉,秦人喜欢羊肉而齐鲁人喜欢猪肉,你说什么肉好?这女人也一样,各地的女人习性、风格也不同。”

“有什么不同?”

“比如说燕赵地区的女人长的人高马大,性格直爽,办起那事来也直来直去,痛快淋漓,很过瘾,过瘾的有时真让人受不了;吴越之地的女子娇小玲珑,模样标致。看起来她们是瘦瘦弱弱的,但身上那几个关键的部位长得都很到家,所以很有女人的风味,而且她们说话温柔,办事也温柔,用起来那简直是一种享受,好象天生就是让男人使用的;秦国的女人嘛,有点说不明白,南部不如北部的。最有意思的是齐国女人,她们的体型可以说是甲天下,模样也还行,但用起来的味道却不怎么样了。有人给她们打过分:从后面一看,十分;再从前面一看,八分;听她们一说话,三分;最后和她们一上床,0分。”

“嗤——”的一声,秦舞阳笑了起来:“为什么?怎么会是0分?”

“不光动作别扭,而且也不会 。好看不好用。”

“哈哈,哈——”两人大笑起来。

第二天秦王的召见还是没有着落,荆轲准备去拜访他的一个同学子乐,正巧这个同学是赵国来见秦国的使者,他想通过老同学打听一下秦王迟迟没有召见是什么原因,据他所知,秦王昨天已经召见过了赵国的使者了,赵国的使者来得比他晚了三天,况且秦国和赵国还正在打着呢。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他告诉秦舞阳,在官舍待着,看好自己的东西。

共 1421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以古代名人荆轲入题,将其故事进行翻版。小说虽然写古代之事,却也融入现代元素,比如人物的对话,钱币问题和相关诸多的社会问题等。作者将自己的独特思想寄在这篇文中,将侠士之困的原因说明道白了。不错的立意,不错的叙述,有个人特色!【:柳絮如棉】

1楼文友: 20:46:4 以古代名人荆轲入题,将其故事进行翻版。小说虽然写古代之事,却也融入现代元素,比如人物的对话,钱币问题和相关诸多的社会问题等。作者将自己的独特思想寄在这篇文中,将侠士之困的原因说明道白了。不错的立意,不错的叙述,有个人特色!【:柳絮如棉】期待更多佳纷呈! 人生就是一场修炼!

达克宁和亮甲哪个治疗灰指甲效果好
小儿脾胃虚弱的症状
桂林有专业白癜风医院吗
友情链接
太原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