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劫修传 681.第681章 你强我亦强

2020-02-15 来源:太原娱乐网

劫修传 681.第681章 你强我亦强

此时去看玄焰,与往日稍有不同,其身高约增高一寸,面庞也是七八岁的少年模样,看来玄焰倒也争气,这段时间的修为果然进步不少。

诸修见刀君之后,又冒出个浑身着火的小人出来,皆是又惊又奇,有玄承深厚者,也能猜出玄焰应该又是一位天地之灵,诸修心中又羡又妒,瞧这原承天的境界也不比自己高到哪里去,怎的就有如此多的手段。

原承天听到“三魔一体,大尊魔环”八字,也是一惊,这魔修的合体之术倒也听说过的,此为极少数魔修的专有技能,以两魔合体最是常见,三魔合体则就少见了。

可如今是三位魔神同时具备合体之能,却是惊天地动的一件大事,此事甚至可以成为天灵宗御魔大会上的议题了。只因一旦日后魔俗大战爆发,就需要制定出专门的方法来,对付魔神的合体之技。

而玄焰忍到此刻才出来,莫非是有化解三大魔神合体之技的手段?

就见玄焰负手而立,神气十足,对刀君嘻嘻笑道:“刀君,刀君,你打败了一位魔神,这风头也出得够啦,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本老人家,速退,速退。”

刀君与玄焰往日并无多少交集,可见它说话有趣,也格格笑道:“你这孩儿,不来叫我一声姐姐,还自称什么老人家?好吧,姐姐今日真的有些倦了,回头找你说话。”

原承天钻刀君亦是好胜之性,此刻说出这样的话来,分明是累的狠了,忙将其送进藏字诀中去。、

猎风则转向玄焰,满脸狐疑的道:“玄焰,莫非你真的能破解这大尊魔环。”

玄焰将手一摊,笑道:“不能。”

猎风气极,怒喝道:“值此紧要关头,你居然开这样的玩笑。”

玄焰哈哈大笑道:“越是紧要关头,越要大开玩笑。猎风,你也是笨的,本老人家若破不得这大尊魔环,难道是出来献丑?”

一边向猎风做了个鬼脸,一边就从手中发出一条焰线来。可这焰线并没有直直的冲着魔环去,而是在空中首尾相接,也形成一道焰环。此环就将那三魔形成的大尊魔环圈在其中了。

此刻别说是原承天,就过三大魔神也是迷惑不已,不知这个精灵古怪的火人儿要耍什么花招。

凭这细细的一道焰环,就能破得了魔界至强防御法术大尊魔环?

三魔行事早有定策,怎会受这玄焰的影响,这魔环既然已经形成,三魔自认已处不败之地,自该放手进攻,以图尽快拿下原承天主侍,此战便可大告功成。

迦罗身为魔神首席,实力最为强横,若由其出手进攻,效果最为显著,奈何那降魔杵的三山五岳之重,非迦罗不可承受,而银镜魔要维持大尊魔环,亦不可动手,阿不奴奴则是独力难支,因此再出一位魔神是当务之急了。

于是灵偶的腹部再探出一个头颅来,此魔头戴金冠,相貌威严,俨然人间帝王风范。

此魔在仙修界亦是大大有名,名叫元都大帝。

当初十大魔神追随上届魔魁冲击昊天飞升殿,九魔皆丧,唯此魔独存,此魔的实力可想而知。

如今新晋的九大魔神中,迦罗的地位虽是高过于他,那也是因为迦罗实为魔界千年仅见的奇才,天份之高,仅次于魁神罢了。

元都大帝在天份上虽不及迦罗,却胜在资历极高,经验极丰,着实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此魔手中高举一根黄金手杖,口中就发魔诀,将这黄金手杖以泰山压顶之势向猎风祭来。

这件法宝沉重异常,原承天度其灵压测度其能,瞧出此杖起码有一山之岳之重,也就比降魔杵略逊半筹。因而此宝恐非猎风所能承受了。

于是原承天毫不犹豫,就将太一弱水祭将出来,太一弱水最擅以柔克刚,越是沉重的法宝越能显出此水的威能来。

果然,那黄金手杖击到太一弱水形成的水幕上后,又怎能压得下来,只是在水幕上一浮一沉罢了。

玄焰仍是好整以暇,将手中焰线一道道施发出来,很快就在大尊魔环之外形成数十道焰环,但这焰环与魔环却无接触,而魔环亦没产生丝毫变化,因此就连原承天也纳闷起来,玄焰居然是何用心?

不过那玄焰平时虽是嘻笑无忌,没个正经,可真正斗起法来,却是有板有眼,而以他的争强好胜之性,若无手段,也绝不会出乖献丑的。

元都大帝见黄金手杖被太一弱水抵住,仍是不慌不忙,只是微微点头道:“太一弱水,果然名不虚传,只可惜本殿此刻不过是一道虚识,怕是破解不得的。”

话虽如此说,手中再祭一道魔诀,这魔诀动用之后,黄金手杖便是一沉,原来是又加了一山之力。此刻黄金手杖便有两山一岳之力了。

不过纵是再加份量,太一弱水也只是略略一沉罢了,远不至到力不能持的地步。

而元都大帝的手段远不止此,就见元都大帝口中念念有词,那黄金手杖的尖端就射出一点火焰,此焰细如针,亮如日,此焰在水幕上一点,就见水幕荡起波纹,且越来越快。

原来这是集两山一岳之力为一点,此为破裂太一弱水的唯一手段,而这点焰针亦隐合太一神火的一星半点威能,由此可知元都大帝的玄承极是不俗了。

这世间生灵,胸中都有一点太一神火在,魔界生灵亦是如此,这元都大帝能将胸中的一点太一神火逼将出来,证明其修为玄承,都可了极高的程度。

就连原承天见到元都大帝的手段,也不由大皱眉头,那太一神火本是太一弱水唯一的克星,不想这元都大帝竟然是了然于胸,虽说生灵中的太一神火微不足道,可这般僵持下去,以水滴石穿之力,太一弱水说不定真的被他破了。

好在这元都大帝并不是大尊魔环的保护之中,自己一切的攻击手段,都可拿来用之。

为免分心,原承天干脆将青鸟也祭了出来,由其来御控无界之剑,如此一来,除了白斗之外,自己可谓是手段尽出了。而对手却仍有四名魔神不曾出手,前途着实堪虞。

在元都大帝出手的同时,阿不奴奴也同时再聚黑气,他刚才的魔云探龙手虽被玄机道长的金剪破了,好在这魔云探龙手却有一对,因此这剩下的一只探龙手就向玄焰探去。

太一弱水的厉害,他怎能不知,自己若找原承天与猎风为对手,可是甚为无趣了。

见到这探龙手抓来,玄焰也不在意,只是笑嘻嘻的站在那里,任阿不奴奴法术袭来。原承天猎风见到玄焰这副神情,都不由心中偷笑。

那玄焰本是四大灵焰聚成的化身,怎会和仙修之士的肉身一般,这探龙手再厉害,也是击不碎的,没的还会大大的吃个亏。

而阿不奴奴见玄焰不防,深以为得计,反将速度加快,探龙手一下就刺进玄焰的身体之中。

阿不奴奴此招可算得上是飞蛾扑火,就听玄焰一阵大笑,身子被探龙手滴穿处立时就愈合无缝,而那只探龙手却是烟飞灰灭了。

试想这探龙手不过是阿不奴奴修成的法宝,又怎能经得住玄焰之能?

在玄焰引那阿不奴奴来攻之时,青鸟也是不甘落后,将这无界之剑的霞光祭出,向那元都大帝扫去。

元都大帝点了点头道:“道友法宝,件件珍奇。”

一拍头顶金冠,这金冠之中就再现出一魔来,此魔与元都大帝相貌一般无二,只是身穿黑衫,不着金冠罢了,是为元都大帝的原身法像。

修士修出的法像往往千奇百怪,可这原身法像的好处,则是防御力极强,原来法像修成,总是要弥补修士最弱之处,比如猎风所修的法像,亦是原身法像。

元都大帝的法像将双手高举,就托住了无界霞光,此举虽让原承天的无界之剑无功,却因元都大帝的魔识转移,而使得黄金手杖的威能大大降低。

猎风觑到这个机会,又怎能放过,厉喝声中,就持着双刀向元都大帝削去。

原承天倒不担心猎风与这元都大帝的厮杀,他此刻心中更加好奇,玄焰先前诸多装备,是否真的能破得了大尊魔环。

那玄焰祭出的焰环此刻已有数十道之多,这数十道焰环围着大尊魔环绕个不休,却始终不去接触,可原承天冷眼瞧去,虽没有发现大尊魔环有减弱之像,可银镜魔头顶的小人却愈发焦燥不安起来。

而随着时间流逝,小人儿的神情已是暴跳如雷,就见它持着银镜乱晃,那魔环也就轻轻移动,分明是不够稳固了。

玄焰哈哈笑道:“你这大尊魔环全仗着这大殿中事先布好的五金之气罢了,本老人家先将这五金之气通通消耗了,看你这魔环还能撑到何时。”

原承天不由莞尔,玄焰这招釜底抽薪之计,倒也符合它向来捉狭的手段。

忽见玄焰将手一拍,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脆响,那小人儿手中的银镜竟然碎成十几片去。

银镜既碎,魔环又怎能维持?可就在魔环消失的刹那间,迦罗将手一抖,空中飞来一只手镯,此镯的目标正是玄焰,而此镯中空处丝丝生响,中有漩涡一道,莫非迦罗是想以此镯收了玄焰?

东莞中医癫痫病医院
聊城妇科医院哪家好
北京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太原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