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明星

素女寻仙 第655章 心结

2020-02-15 来源:太原娱乐网

素女寻仙 第655章 心结

ps:感谢erafeifei的打赏,感谢纸鸳的粉红,谢谢亲们~

最近的更新恐怕要不大稳定,提前说声抱歉。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张潇晗还是遗憾地耸耸肩,一回头,正好看到范筱梵和洛清越都望着她,神情诡异,她皱皱眉:“怎么,有什么问题?”

洛清越立刻就避开了张潇晗的视线,范筱梵嘴角抽搐了一下,他想笑笑遮掩过去,可是张潇晗这般**裸地询问,他真有一种被问得张口结舌的感觉。

还问他有什么问题?谁都知道巫行云抱着那女修是要干什么去,还有这般直勾勾一直盯着的女修吗?一见到禁制竟然满是遗憾的女修吗?

他只能摇摇头,掩饰住心里的想法,本想找个话题岔开,可是一时之间,真不知道想说些什么。

干脆就沉默下来,眼睛不由也望向巫行云的方向,他只知道巫行云靠采补提升修为,怎生采补也并不知道。

他从得到了舍利功法后就知道他无须依靠采补术,自然就不再屑于了解这种法术,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巫行云这般做,他竟然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耳边“哗啦”一声,他下意识看过去,就见到张潇晗拿着一个储物戒指,正在将里面的东西都倒出来。

这个储物戒指是那个化神初期修士的,范筱梵眼睛望过去,心里一点疑惑跟着升起,那个化神初期修士的神识尽毁,空有一身灵力也无法施展。她将这个没有用的躯壳收起来是为什么?

张潇晗一口气将储物戒指里的东西都倒出来,储物戒指里的空间并不大,只有十立方米左右,饶是这么些空间,还空了一大半,这个化神初期修士的身家并不丰厚。

在里面挑拣了一下,里面只有几块中品灵石。还有几袋子下品灵石。以张潇晗的身家,这些灵石根本不放在眼里,直接扔给了洛清越――洛清越今日里可没有半分收获。

然后就是一些瓶瓶罐罐的。里面果然发现了一株蜃魔花,这株蜃魔花只有张潇晗手里的那株一半大小,就是年份的事情了,张潇晗拿在手里。犹豫了一下,扔给了范筱梵。

范筱梵没有客气。接过来就收起来了,张潇晗现在的眼界高了不少,寻常的东西根本入不了她的眼,这个储物戒指里也着实没有什么好东西。不过是十几把用不着的法器,十几瓶恢复灵力、增强法力的灵丹,都是为了魔幻禁地之行准备的。

这些灵丹连灵蜜的一半价值都没有。张潇晗瞧着洛清越道:“你看什么有用的挑了去。”

洛清越道声谢,毫不客气地拿走了所有的灵丹。他是元婴后期的修为,这些灵丹对他来说价值就大了,法器却动都没有动,这些法器也并非什么上品。

张潇晗将剩下的东西全收进储物戒指里,跟着又扔给范筱梵:“这些东西喂你的噬金蚁吧。”这句话是神识传音,她虽然不怕洛清越听到,可是范筱梵并不知道洛清越和她的关系,她也不想解释。

范筱梵见过张潇晗的噬金蚁的,要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和张潇晗喂养的噬金蚁相比,他的噬金蚁简直就是营养不良,心里面暗暗叹口气,真不知道张潇晗从哪里得到那么多的物资来的,收下了储物戒指,才想起他储物戒指里的蛟龙。

这个蛟龙按理说是火狐的战利品,自然也应该算到张潇晗的头上的,这个庞然大物一搬出来,就占据了好大的空地。

蛟龙的龙角、龙筋和龙皮都是上好的炼器材料,见到范筱梵开始动手收集材料,洛清越主动过去帮忙,张潇晗却没有帮忙的打算。

拿出尤姓修士的花篮,这个花篮显然是一个宝器,被尤姓修士祭炼过了,不过他已经死掉了,张潇晗的神识又比那尤姓修士还要强大,毫不费力就抹去花篮上留下的神识。

神识浸入到花篮内,很快就退出来,张潇晗掩饰不住满脸的笑意。

这个花篮真是一个特别的宝器,它可以吞噬掉法术中的灵力。

但凡法术攻击,都是灵力在特定的法术之下转换成的一种攻击,而这个花篮,专门能吞噬掉法术内的灵力。

若是灵力被吞掉了,法术自然也就不存在了,难怪那两个修士面对他们好整以暇,全不在意,实在是了解了他们中实力最强的范筱梵的攻击手段全是法术,花篮正是他的克星。

而那个尤姓修士还可以分神祭出法器来,身上还有一个高品质的护甲,连范筱梵的蓄力一击都拦得下,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先用法器割断了他的手臂吧,这么快结束战斗纯属于侥幸。

花篮不但能吞噬掉进攻而来的灵力,竟然还可以将灵力积蓄下来,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就会转化为自身的攻击。

强,真是强,张潇晗知道灵武大陆的修士修为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就很少依赖法器了――这块大陆内的宝器非常稀少,就是化神期修士也不见得人手一件,修为高了,法器就不大得心应手了,还不如法术的攻击力强大。

因此这个花篮正是高阶修士的克星啊,张潇晗瞧着这个花篮,脸上能忍得住微笑吗。

范筱梵和洛清越一起将蛟龙分解了,龙角和龙皮很快就被分解出来,龙血也被收集在玉瓶里,龙筋就稍稍费些力气,割下的大块肉马上就被收起来。

范筱梵一条蛟龙都收拾好了,巫行云那边终于传来了结束的动静,禁制无声地消散,巫行云脸上全是满足。

张潇晗的视线落在地上卧着的女修身上,她的身上胡乱披着一件她自己的道袍,胳膊和两条**都**在外边,显然内里是空空的。

她好像晕过去了,或者还是灵力被制住了,身上略有些呼吸引起的起伏,让人望过去不由就带出遐想。

神识扫过去,那女修元婴后期的修为竟然一落千丈,身上几乎法力全无,全身的灵力全都被巫行云采补去了。

张潇晗读过关于采补和双修的法术,甚至是女修采补男修的法术她也读过,知道采补对女修来说意味着什么,尤其是巫行云这般的采补,那个女修全身的修为几乎全都消失了,只留下一条半死不活的性命。

她应该对巫行云的采补痛恨的,至少也该对眼前的女修留有恻隐之心,可是她望着这个女修,却知道不论她的心里和眼里都没有恻隐之心。

眼见着巫行云一道灵火烧了这个女修,张潇晗的心绪忽然莫名其妙地沉重起来,她很是奇怪她的心狠,难道真的是在这个世界上久了,被这个世界同化了?

视线跟着就转到巫行云的脸上,他的修为涨了好大一大块,这个采补术还真是立竿见影啊,这一次巫行云采补下来的修为,足够他进入到化神中期了吧。

巫行云满脸的喜色:“老范,我还要运功吸收一下。”

范筱梵点点头,巫行云急忙扔出来几个储物袋和储物戒指,就再给自己布下禁制,这回的禁制就简单些了,单纯的护罩而已。

张潇晗拒绝了范筱梵扔过来的蛟龙身上的材料,她闷闷地坐在一边,心情就是沉重。

明明知道是这个女修咎由自取,是她勾引了巫行云,怨不得巫行云,可她就是莫名地不开心。

范筱梵自顾将储物袋和储物戒指里的东西都拿出来,将所有的东西都分作了三份――洛清越出力并不多,再说一个元婴后期修士想和化神期修士平分战利品,不是很好笑的吗?

洛清越很自觉地坐在一边,他本来也是元婴后期巅峰了,可是在着三人面前,他不由就觉得他渺小起来。

原本巫行云还可以和他画上半个等号,可是他哪里有巫行云的果敢和心狠手辣,巫行云又采补了那个元婴后期的女修,修为马上就能上升一大截,他是怎么也不能和巫行云相比了。

范筱梵将所有的东西分成三部分并不觉得不公平,张潇晗虽然出力最多,但是已经得到了宝器花篮――那样攻击力的东西只能是宝器了,她的火狐还吞掉了一个元神,三个元婴,火狐又是张潇晗的宠物,当然不会单独占有一份战利品的。

将所有的收获分为三部分,范筱梵实际上算是吃亏的,显然这些战利品中花篮的价值是最大的,有这个花篮在先,所有的法器都黯然失色。

化神中期修士的身家还算丰厚,尤其是这两个打家劫舍的人,要说什么是最快的致富手段,还真是抢劫啊,只要看看地上林林总总的收获,就会知道这两个化神中期修士绝对不是第一次打劫了。

张潇晗瞧着分给她的战利品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她眉头微蹙着,眼睛里带着茫然,从什么时候起她的心肠硬了起来了呢?同是女修,见到那个女修的惨死,她怎么会没有对那个女修产生半分的同情?

是的,她是咎由自取,可是,她也是一个女修啊,一个和自己一样的女修,自己眼睁睁地看着她被采补了去,然后才死掉,怎么心里就没有半分的同情?(未完待续)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泰安妇科专科医院
小儿积食什么原因
友情链接
太原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