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音乐

踏天争仙 第六百五十七章 海中求本心_1

2020-02-15 来源:太原娱乐网

踏天争仙 第六百五十七章 海中求本心

下一页

方荡对于先做准备这四个字并不太理解,什么叫做先做准备?现在似乎也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事情。

洪靖从房间中走出来,伸手拉住方荡的手,方荡随后扯着方荡就进了房间。

站在外面的芭莉也要跟进去,却被冷容剑给拦了下来,芭莉抻着脖子往里看,还叫嚷着自己还要和方荡生孩子,最终还是被拽走了。

方荡看着床上的洪靖,此时的洪靖脸上略微有些潮红,但脸色冰冷,神情更是说不出的冷淡,和方才在床上的时候完全是两个状态。

洪靖梳|[m拢了漆黑的长发,随后就下了逐客令,方荡被扫地出门。

大门嘭的一声在方荡身后关死,方荡此时有种自己就是个工具的感觉。

方荡看了一眼身后的大门,微微摇头,方荡其实很清楚,此时的洪靖已经乱了分寸,这也说明他们面临的危险应该是相当大的。

不然洪靖是绝对不会考虑给寻父换一个身体的想法,当然,其中也有洪靖舍不得将寻父一个人丢在凡间的想法,对于洪靖来说,孩子就是她的生命,如果寻父走不了的话,那么洪靖也是绝对不会回到上幽界的。

方荡摇了摇头,随后就看到了在远处等着她的梦红尘还有阮凝香,这两个女人似乎打定主意了要给他方荡做牛做马,方荡并非是傻子,之前事情多,没有时间细想,现在方荡的脑子里面清楚多了,立时就明白过来,两女找上门来似乎根本就没有杀了他的想法,而是处心积虑的想要成为他的奴仆,至于成为他的奴仆之后要做什么,简直就是司马昭训之心路人皆知。

这样的怀揣着阴毒留在他身边的两个女子,方荡打死也不会将她们留下来。

方荡懒得和这两个女人多废话,伸手一摆,一阵狂风吹过,直接将将两女给卷走。方荡觉得自己或许还是仁慈了一点,换成是过去的话,如梦红尘还有阮凝香这两个女子他早就直接出手将她们给打杀掉了,对一个处心积虑想要杀你的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方荡觉得自己从上幽界再回到凡间的时候,做事的时候就多了一线犹豫,如果对方是曾经的熟人,又对自己没有太大的威胁的话,方荡往往是不愿意杀人的,方荡想了想,他之所以会这样或许和心境有关系,在上幽界的时候,周围都是比他强大的存在,那个时候的方荡当真是如履薄冰,随时随地都有跌下悬崖尸骨无存的可能,在那种环境下,方荡自然有半点机会或者对自己有一点的威胁都会对对方赶尽杀绝。

但回到了凡间就不太一样了,尤其是方荡修为恢复之后,他在这里就成了凡间最强大的存在,有了这样的身份,又有了从凡间离开进入上幽界的身份,对于方荡来说,凡间对于他有了一种别样的感情,以前对于方荡来说,烂毒滩地是他的家,现在,整个凡间就是他的家了。

前段时间方荡下手不可谓不狠,那是因为方荡修为尚未恢复,不得不用霹雳手段来保护自己,现在不同了,在他眼中,整个凡间到处都是小朋友,谁会真的对一群小孩崽子下死手?

别人将方荡当成是敌人,在方荡眼中他们不过是长不大的孩子罢了。

方荡吹走了矢志报仇甚至不惜以身为奴的两女,他是真的觉得这两个女人实在是无聊至极。

随后芭莉又出现在了方荡面前,方荡不由得摇头起来,再次挥舞袍袖,不过别看此时的芭莉身形和正常人差不多,但却有着如同山岳一般的重量,方荡可没本事挥挥袖子就将山岳吹飞,方荡的袖子里面刮出来的风对于芭莉来说不过是微风扑面罢了。

芭莉直勾勾的盯着方荡道:“方荡你刚刚和那个女人生孩子了?”

方荡不由得伸手拍了拍额头,他怎么招惹到了芭莉这么一个家伙?这一定是上天对他到了上幽界两年多就有了两个道侣的惩罚。

“你做的很好!”芭莉重重的点着头,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对于方荡和洪靖之间做的事情大家赞赏。

方荡不由得愣住了,这是什么逻辑?他觉得自己和芭莉之间有一道鸿沟,这道鸿沟可不光是人和妖之间的差距而已。他觉得和这个芭莉沟通起来太困难了。

芭莉赞许的看着方荡道:“我方才想了想,要想振兴整个侍妖一族,只有我们两个努力是不够的,还需要更多的人加入进来,从今天开始你要多多努力,我看这院子里面的女人虽然有几个但数量还是太少了,你应该多找一些女人来,不,这个不用你操心了,我我去帮你找,一天按照十次的数量来计算的话,一个月你就能叫三百个女人怀孕,一年就是……总之是很多很多的女人怀孕,我们侍妖一族孕期比较长,并且生育数量并不多,比起一胎能生两三个的如猪狗一般的人族们来说,我们往往一次孕育只能诞下一个孩子,所以三年诞下一个孩子,也就是说,三年后,就会有……总之很多很多的孩子,而你和我的孩子将成为他们的王者,如此这般,你只要努力一百年,我们侍妖一族的兴盛就指日可待了……”说到这里,不怎么会算数的芭莉双目开始放光了。

方荡一只手按着自己的脑门沉默不语。

“方荡你在想什么?”芭莉有些疑惑的问道。

方荡露出一脸苦恼的模样道:“一天十次,或许没问题,但连续一百年一天十次……我恐怕不大成……”

芭莉也露出忧心忡忡的样子,点了点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成,但我有办法,我们侍妖一族有一种草,能够帮你,只不过这种草在无尽妖洞之中,我要去采摘的话,一来一回至少也得月余时光。”

一脸苦恼的方荡闻言双目忽然一亮,坚定的道:“这么有效的宝贝你一定要帮我采摘过来,有了这宝贝我们侍妖一族就能代替人族成为这片大陆上的王者。

芭莉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好,我马上就回无尽妖洞。”

“好好好,事不宜迟,你速速上路吧!”方荡当即站起身来,准备送客。

芭莉却忽然脸颊微微一红,方荡心中叫了一声不妙,果然,芭莉笑着道:“我们先生孩子,然后我就去找那种叫做羊巴的草来……”

方荡忽然脸上露出悲戚的神情,道:“我现在不行了,其实我得了一种叫做一个月内只能来一次的病,所以你现在去采药,一个月后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们正好可以一起造一个侍妖一族的威风凛凛的王者出来!”老实说,方荡都被自己的演技打动了。

芭莉吃惊的看着方荡,方荡则真诚的望着芭莉。

许久之后芭莉眨了眨那大大的堪称完美的淡蓝色的瞳子道:“你以为我是傻子?”

方荡一愣,继而反思,难道是他表演的太过用力了?

芭莉一双眼睛瞪着方荡,那如常人般的身躯开始逐渐涨大,身上的妖气狂涌而出,四周一下就陷入漆黑的冰冷之中,任谁都看得出,既然谈不拢,芭莉要用强了。

方荡叹息一声道:“芭莉,你不是我的对手!”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芭莉双掌猛的合拢在胸前,方荡知道,芭莉双掌拉开的时候,就会放出分身来,但方荡对于芭莉的这种打造出一个完整的自己的分身神通并不在意。

方荡身形一动,先下手为强,一拳轰出,正中芭莉胸口,直接将芭莉砸飞出去,芭莉从城中心一路撞碎数不清的墙壁,甚至连厚厚的城墙都给撞出一个大窟窿,随后咚的一声,重重的撞进了城外的深山中,一团烟尘久久后在山中缓缓升起。

方荡觉得心中略烦!

“杀掉一个人是解决问题最简单的办法,你现在不动手杀了她,你永远都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方荡的脑海之中响起佛像的声音。

方荡好奇的问道:“你希望我杀了她?”

佛像则回答道:“我怎么想并不重要,关键在于你的心是怎么想的,你为何不杀她?你心中应该很清楚,你不杀她就解决不了她纠缠你的问题,她是侍妖一族中的唯一个公主,而你是侍妖一族的唯一一个王子,你们两个在一起刚好匹配!”

方荡沉吟了片刻后道:“你究竟想要说什么?直接一点,我现在没心情打哑迷。”

佛像笑了一声后道:“方荡,如果我说你的本心已经受到影响了,你的道心也已经动摇了,你信不信?如果我说不杀芭莉并非是你心中最根本的想法,你信不信?”

佛像说完,就陷入沉默之中,再不肯说出一个字来。

方荡则皱起了眉头,佛像的话方荡没有听过还好,一旦听到了,方荡的心就乱了!

方荡虽然明白这有可能是佛像在乱他的本心道心,但方荡却不能完全将佛像的言语当成是无稽之谈,有些话别人不说,一切都好,一旦被人说了一句,就变得复杂起来。

这正是佛像的可恶之处!他的言语总是叫你再明知道不可信的情况下,不得不去试着相信。

涉及到本心和道心,方荡不得不慎重起来,直接坐在了院子里面,闭目沉思起来,他要重新审视自己的本心本念,从中查找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问题。

这样一番查找,还真就被方荡找到了一点问题。

当芭莉满怀怒气的重新出现在方荡面前的时候,方荡张开了双目,一张面孔变得冰冷起来,方荡已经找到了问题的关键,他的本心真的被左右了,而左右他本心的,正是芭莉的血肉。

确切的说,因为芭莉的血肉融入了方荡的血肉之中的缘故,所以方荡视芭莉为自己的身体的一部分,活着是一个分身,而这部分血肉影响到了方荡的想法,至少使得他很难真正对芭莉下重手。

说白了,方荡受到了这些血肉的影响,至于方荡的本心是不是真的要杀芭莉,这反倒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方荡的本心受到了影响,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问题。

道心本心关系到一个人的修行和大道,必须纯粹无比,任何杂念都如同蚁穴与大堤一样。

但对于方荡来说,这是一个难解的难题,除非方荡能够将芭莉的血肉从自己的身躯中剔除,否则这种影响就难免会出现,除非……方荡杀掉芭莉,如此一来,芭莉的血肉就彻底变成了方荡的血肉,方荡也就不会再受到血肉的影响。

方荡眼中杀机闪烁,方荡真的差一点就这么做了,但一个念头从方荡的脑海之中如同火星一般的迸发出来,阻止了方荡的行动。

杀掉芭莉,是不是真的出于他的本心?

还是他被逼无奈做出的选择?

此时方荡忽然明白佛像这家伙为何这么好,专门跑出来点破他的本心上的问题。

佛像给他出了一个难题,这个难题叫做无中生有也叫做左右无措!

现在的方荡似乎怎么做都不对,杀了芭莉,方荡很有可能是被佛像一句话逼的,这就不是出于本心,是被佛像左右了自己的本心,而不杀芭莉,又似乎是芭莉的血肉在方荡身上作怪,影响了方荡的本心。

当下,怎么做都不对,甚至什么都不做都一样不对。

“佛像这腌臜货当真是坏透了!”方荡心中暗骂了一声!

虽然怎么做都是错,甚至什么都不做也是错,但方荡还是决定什么都不做,以不变应万变是在怎么做都错的情况下能够做的唯一的一件事。

其实方荡也清楚,佛像给他出了一道非常难的难题,相当于是一个考验,要想破解这道难题其实也不难,只要他方荡能够真的知道自己本心究竟是怎么想的,然后按照本心所想去做事情,那么这道难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关键还是在于方荡本心是怎么想的。

人的心思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绝大部分时候,就算是这个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真正的想法是什么,能够抛开一切外物的影响,直面本心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非有大智慧不能做到,而事事都按照本心而行,完全不受外界影响,那就更是难上加难,能做到的,那就真的是能够一步登天的存在了。

现在,方荡最重要的还是排除一切影响,弄清楚自己本心所想。

如果方荡能够突破这个考验破解这道难题,方荡的道心将更加稳固,本我本心本念将更加坚固!

芭莉此时怒气冲冲,方荡那一拳力量非常大,但芭莉身躯的坚硬程度非同小可,这一拳砸在她的胸口处,芭莉胸口处原本塌憋下去一大块,现在又已经鼓了起来。

芭莉瞪着方荡道:“方荡你究竟跟不跟我生孩子?”

方荡此时正在仔细体会自己的本我本心本念,扑捉那泥鳅一般滑溜的真正心思,正是最需要静心抛弃一切杂念的时候,芭莉这个时候跑来烦他,方荡心中自然不爽,方荡缓缓站起,看着芭莉道:“我有些事情要好好想一想,生孩子的事情咱们暂缓再谈如何?”

出乎方荡意料之外,芭莉这一次竟然很配合,芭莉深深的看了方荡一眼道:“好,我给你时间叫你想,你是侍妖一族最后的王子,无论如何你都得给我一个交代!”

方荡看着芭莉那张堪称绝美的面容,这面容上其实此时有着一丝疲惫,是那种精疲力尽无力可施的疲惫,方荡似乎能够体会到芭莉心中的那种无奈,看上去还真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方荡此时也认真起来道:“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你要想多久?一个时辰?一天?还是几天?”

“三天!”

芭莉得了方荡的答复转身就走,倒也没有半点婆婆妈妈。

看着芭莉走出了院子,方荡心中微微放松下来,此时的空气中依旧还有着芭莉身上的那种淡淡的幽香。

方荡伸手摸了摸鼻子,随后重新闭目坐下,此时,在他的精神世界中,方荡站立在一片苍茫的大海之上,这大海之中有着无数波涛,这些波涛是方荡的一个个的想法念头,这是一片纷杂念头汇聚的大海,他方荡要做的是从中找到那一道发自内心深处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最本心的想法。

方荡面前的不是一片大海,而是一个巨大的敌人,这个敌人是方荡自己。

说到底,修行,就是一个明白自己,然后战胜自己的过程。

这一路行来,方荡遇到了数不尽的敌人,但这些敌人终究不是修行道路上最大的绊脚石,他们不过是修行大道上的一块块小小的石子,可以一脚将他们踢走,也可以绕开他们,甚至可以寻求别人的帮助,唯独自己这个敌人,是踢不走的,更是无法回避的,也完全不可能指望叫别人来帮忙。

方荡眉头微微皱起,他宁愿去大海捞针,毕竟只要找到了针,就对了,而他现在面对的是大海之中的一个小小的浪花,一滴纯净的海水,而最关键的是,就算是找到了也不一定是对的……

和现在方荡面对的难题比起来,大海捞针实在是一件轻松简单的事情。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血管堵塞心梗吃通心络可以吗
成都牛皮癣医院地址
苏州中医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
太原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