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音乐

绝顶谋士 第三十四章 事有蹊跷

2020-03-10 来源:太原娱乐网

绝顶谋士 第三十四章 事有蹊跷

千古地宫石门锁,悠悠哀情刺心凉。

故人依旧将名唤,阵阵哀思漫心房。

石门内传来的声音,君博再熟悉不过了,是将军的声音...一定是将军。千年之后闻旧声,不免心中有些惆怅,毕竟将军对自己有过救命之恩。君博眼眶泛红,缓缓跪在石门之前。

“将军,自重在此给您扣头了,自重知道是你。”君博痛哭流涕,唯有经历过,方知久别重逢或是说阴阳再现的悲伤!

君博期待着将军的回应,石门后却再无声响。

桃花见君博跪于地上,受着缅怀之苦,自己的心也像被人揪了一把“君博哥赶紧起来吧,我虽不知你与这位将军有何渊源,但是人已故,还是节哀吧。刚才传出的声音或许...或许是失传已久的留音蛊所发出。”

南陀默默点头“桃花说的不无道理,留音蛊乃上古巫师所创,能将人之声音寄存,到特定的时候便能将声音释放出来。”

君博疑惑道:“还有这等巫术?如你们所说,那将军临终之前莫非知道千年之后我会来到此地不成,如若不知,怎会唤出我的名字?将军为何会阻止我进入?”

南陀回道:“星君不必理会这留声,要想恢复真身,这石门是非进不可呀!此乃顺从天命,量那将军亦不会怪罪你的。打开石门便会真相大白。”

桃花道:“君博哥,南陀说的有理,这确实是天意,如若不然玄女娘娘也不会令我跟随你的身边。不必理会那旁门巫术。也说不定这巫术与我的桃花水法雷同,会根据来人的心境所想自由变幻来影响闯入者的心神。”

“你的意思是,这留音蛊会揣摩人心而防止有人闯入地宫?”

桃花道:“正是此意。这只是迷惑心神的巫法而已。”

南陀于一旁点头赞同桃花的说法。

君博深思,也是,就凭将军的功绩与修为,定是早已遁入六道投胎别家了,怎会阴魂无主留于此地呢?

君博再次靠近石狮,仔细观察那颗蓝色宝珠,晶莹剔透,宛如一汪水波悠悠晃动。

君博道:“我明白了,仅仅靠一颗宝珠并发挥不了作用,定是不会如那九尾狐所说,发出刺眼强光。”

“哦!此话怎讲?”南陀问道

“你来看,背靠石门,左侧为阳右侧为阴,现在左侧宝珠尚在,右侧宝珠不见了踪迹,也就是阳球尚在,阴球不在了。所以一阴一阳谓之道,阴阳俱存,方能发挥其作用。所以,我们不可能遭遇那强光威胁。”

桃花道:“君博哥,这是天在帮我们呀,为我们减少阻碍。”

君博沉思片刻“虽是减少了麻烦,但让人更担忧的是,如若真像那九尾狐所说,又是何人有这么大的本事,将这宝珠取走呢?”

“星君所言极是呀,这取宝珠之人为何只取一只,而不两只一同带走,正是应了星君的说法,两只宝珠聚到一起会发挥惊人的力量。不得已才留下一只。”南陀回道。

君博走近石门“先不去理会宝珠了,设法进入地宫是当务之急。”

“你们看,这石头门厚重的很,单扇门足有万斤,背面定是被拦门石抵住,凭借常力是万万进不去的,难道...难道只有将其摧毁不成?这样对将军就是大不敬呀!这如何是好?”君博两为难

南陀四处观察一番,却无任何可以开启石门之法“星君,时间紧迫,顾不得那么多啦,待你恢复真身之后,再将石门恢复便可,还是先将其摧毁吧!”

桃花表示赞同“君博哥,动手吧,只有你那太虚剑能将此门破掉。”

君博大声道:“将军,自重也是情非得已,对不住了!”

君博说完便朝厚重石门一剑挥去,只见石门被剑气划过之处火光四溅,除了留下些许划痕,却纹丝未动。

几人甚是吃惊,这太虚剑无坚不摧,可...可为何伤不了这石门呢?

南陀赶忙上前仔细观察“难道...难道这石门是...是用那昆仑虚的厥阴石所造?这样的话就麻烦了。”

“何为厥阴石?“君博问道

“厥阴石乃昆仑虚所出的一种坚硬无比的神石,那昆仑虚是上古便存在的帝王陵寝所在地,唯有修仙得道的帝王方能葬入昆仑虚,那可是仙家肉身所在地呀!当年上古大神选择昆仑虚建造陵寝的目地便是那地界产这厥阴石,方便就近取之,用这等石料打造的墓门,是无法破坏的,哪怕是靠仙力也是无济于事!”南陀有些失望地蹲在了地上。

君博也顿感无助,又朝石门挥去几剑,还是无法破门。

桃花道:“君博哥,我们为何不从那蓝色宝珠动动心思呢?那取走宝珠之人或许有进入地宫之法呢?我们不要在此浪费精力,还是设法寻到那宝珠再做打算。”

君博回道:“桃花所说甚是有理,我们当下先寻那宝珠的下落,必定会有所收获。”

君博看看石门,心中暗道:“我会回来的。”

几人虽是加快脚程,但回到娟儿住处时也临近戌时了。

进门后,见玉蝉与娟儿尚好,君博心里的牵挂总算放了下来。

娟儿赶忙说道:“你们奔波一天,定是还未进食,我这就去给你们做饭。”玉蝉跟着娟儿打下手。

玉蝉一边洗菜一边问道:“那淫狐带你们找的龙穴了吗?对了,那狐狸自行了断了吗?”

说完,娟儿也将目光望向君博,君博不敢与娟儿对视,将头压低了一些。

桃花赶忙解围“龙穴已经找到了,只是还无方法进入。至于那狐妖...那狐妖过于狡诈,一不留神让他给...跑了。”

娟儿听完并未追问,只是把头缓缓转过去继续忙碌,君博看着娟儿的背影在微微颤抖,不时用手在脸上抹擦着泪水。君博知道娟儿得知未能给哥哥报仇,那心里定是万般难受,她之所以不追问下去,只是不想让君博为难!

君博哽塞地说道:“娟儿,只怪君博哥太疏忽大意了,你放心,再见那狐妖之时,便是它魂飞魄散之时,我定将它碎尸万段。”

娟儿不想让君博见到自己流泪的样子,并未回头,背对着君博点头“君博哥,我知道了...你放心...我没事!”

君博顿感心酸......

玉蝉问道:“君博哥,接下来我们要做些什么呢?”

“接下来,我们要设法找到取走蓝色宝珠之人,或许进入地宫的唯一突破口就在此人身上。”君博回道。

娟儿愣了一下,像似想起什么“蓝色宝珠?君博哥,你可记得那日村长说他便有一颗蓝色的宝珠!会不会是同一个呢?”

君博突然起身“我...我怎么把这件事忘了,这么说来,很有可能村长的那颗宝珠就是我们要寻找的。”

“娟儿,你赶紧带我前往村长家,事不宜迟,我们要尽快去证实一下,南陀你也随我去。”

娟儿赶忙将手上的水在棉袄上抹干,随意扎了下头发“君博哥,我这就带你去。”

三人匆忙感到了村长家院门口,还未进门,便听到院内传出阵阵痛哭哀悼声。

君博几人步入院子,只见一座灵堂设在院子的正中间,躺在灵堂上的正是村长顾长秋!高郎中正于一旁烧着纸钱。

娟儿先走了过去“高郎中,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呀?这村长...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高郎中抹了把泪道:“是娟子来啦!谁说不是呀,这早上我还和村长一块儿谈进些草药的事,这...这中午人就没了,太快了!”

一位老年妇女哭着走了过来,此妇人便是顾长秋的老伴儿,村里人都唤她顾婶儿。

“娟啊!你来啦...你...你顾叔这说走就走了。”说完便搂着娟儿痛哭起来。

“顾婶儿,你怎么也不差人通知我一声呢?这顾叔是怎么没的呀?”娟儿问道。

顾婶边哭泣边回道:“之前听你顾叔说你出远门儿了,我还以为你没回来呢?就没去给你通信。这老头子午饭时还好好的,像往常一样喝了两盅烧酒就躺在炕上午睡,这没一会儿,便...便七窍渗血,我赶紧去叫高郎中,高郎中赶到时,你...你顾叔就没气儿了。”顾婶道完又悲伤地哭了起来。

君博低声对南陀道:“这事有蹊跷呀!哪能这么对路,就在我们要找顾长秋了解情况时,顾长秋就死了。”

南陀道:“君博所言极是!”

院子内人多嘈杂,但靠近院墙有一人甚是奇怪,并无一丝哀伤表情,反倒一副奸笑。君博的眼神与此人交汇在一起,君博正想上前几步,那人便迅速出了院门......

降血糖最有效的食物
偏瘫是怎么形成的
慢性过敏性鼻炎喷哪种药好
友情链接
太原娱乐网